★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极道风流传说-12

  在一旁,有需要时出来支援,然后要其他人先行离去。
在黑暗的地下水道之中,我一个人握着火把接近莉额。她身上披着自己的单薄衣衫,胴体半裸若隐若现,那种诱惑力甚至比全裸还强。
「距离上次见面已有好几个月了,你真是比我想像之中还顽强的对手。」我顺手将火把插在墙壁预设的插位上。
「你特意留下来跟我见面,是决定於答应我上一次的提议吗?我们两个人携手,就可以控制整个帝都的黑道。甚至将势力伸展到全国其他地方都可以,像这样互相杀戮下去对双方都没有益处。」
莉娜带着三分嘲讽的神色讽刺道:「听起来很吸引人。不过合并的话,谁才是帮主?你的意图无非是想得到我的人,再借此得到整个白鲸帮。」
「那你可不可以从相反的角度去想,你除了可以得到我艾利奥斯,还有整个拉夫朗帮。」
我眉飞色舞的说道:「我们真的可说是天作之合。你并不是真的对黑道有野心,如果是的话你不会把经营孤儿院当作自己的兴趣,物质生活上又过得那么平淡。你不过是继承了丈夫的遗产,为发扬光大白鲸帮而战。而我才是真正有野心的人,也不介意把把合并后的新帮名叫作白鲸帮。我们俩的合作,对两个人和两个帮派都有益处。」


第四章 烧烤香肠
「可是我却始终没有再婚的打算。」莉娜拉近了胸前的单衣,使一对淑乳更形丰满,看得我目定口呆差点想出手去抓。
就算我生得俊郎,可莉娜的身边又不乏美男子,她当然不会因为上次我们在船上共度的短暂时光,就突然爱上了我。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帮派争霸战中,双方各自付出了惨重的伤亡,而又没有短期内获胜的可能。所谓蛇无头而不行,莉娜布施色相示弱和诱惑於我,无非是想找机会收拾我。如果我得意忘形丧失了警戒的话,只怕很快就会变成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
「莉娜!你有没有想过生一个孩子,由他来继承白鲸帮。真正能够信得过的继承人,只有自己的子女而不是外人。你和已逝的丈夫也没有孩子,何不自己再生一个。况情你不想念自己已经夭折的孩子吗?趁着现在还年轻,不然过几年后届时想生也不容易。」
「当然想念了。可是……可是……」莉娜摇头抗拒。红色的发丝随风摆柳般地飘荡着,双眼含着泪水,看起来柔若无比,一反平常的刚强和威风。
我不知莉娜的表现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更可能是半真半假,她的感情是真的,但利用自己的反应来动摇影响我的计谋亦是真的。她和艾利亚有点相像,只不过我们的关系是敌对的。
「我没有心理准备接受第二个男人,先夫会原谅我吗?」
我在心里想,莉娜曾经对多少个男人说过这一番话。这些人大概都和我做着相同的想法,抱得美人归之余兼得白鲸帮。问题是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死了在她的床上,而且还是在得不到什么便宜的情况下。
「生孩子并不一定要做爱,只要把男人的精血放在体内。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我握着莉娜的香肩到,触手之处真的是滑如凝脂。
莉娜含羞的点头说了一声好。
我把随身的一柄匕首拿出来,拔出握在手上,示意莉娜可以用匕首的套去装她需要的东西。
此时水位已经上升到快要接近腰际,莉娜松开了她一直握着的单薄衣衫,露出那一对丰硕的豪乳,伸出手去替我解开裤头。
等解开裤头,让我粗壮的擎天一柱展现出来。莉娜娇羞的掩嘴道:「好大!」
对她的反应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同时享受着那十只冰凉滑嫩的青葱玉指的抚摸,那种快意的感觉贯输全身。
「你不把匕首收起来吗?我不会伤害你的。」莉娜诚恳的说道。
「如果换了你是我,你能够全心全意的相信对方吗?」对於我的反问,莉娜笑而不答。
假如我能把握这个机会,一下子突然的刺出去,莉娜不死也会重伤,届时只要我再补上一刀,莉娜被杀的话白鲸帮将会因争夺帮主之位而四分五裂,我就可以利用这个时机一口气统一帝都黑道。可惜就如莉娜所抱持的自信一样,面对她的美丽胴体和色诱攻势,我无论如何是狠不下心来辣手摧花的。
而如果我真的因她的话而放下匕首,恐怕她即时就会扭断我的淫根,再反过来利用我的匕首插在我的胸口上。所谓蛇蠍美人,莉娜可不是会对男人手下留情,容易被骗的青春少艾。
莉娜纤手套弄着我的淫根在上下活动,另一只手则在我的玉袋上按摩。这位美貌的俏寡妇,为我带来了异常刺激的官能刺激。
我的呼吸位为之变得急促。
接下来她更张开樱桃小嘴,用那条丁香小舌替我吹箫舔笛。
真爽!想到手下近万,号令一方的女强人,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替我服务。
使我同时获得精神和肉体的快感。
看着她现在这个豪放人妻的模样,使我的内心不禁生出一种妄念,就是莉娜是真心的爱上我。
我可将这种自大和愚昧的想法驱逐出脑海中,冷静下来继续享受她的口齿服务。细心一想之下,只要不打败莉娜背后的卡古鲁亲王,两个帮派就不可能合并,卡古鲁必然会策动白鲸帮的帮众起来反对莉娜。
莉娜的舌头俐落的在帽子的边缘地带活动,那种电流似的快感让人全身酥麻爽快极了。而且她在这之后,更加张开红唇把龙根含进口中。
接着发出连串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唔唔唔唔!」
我不能自制的把另一只手压在她的头上,把螓首向我的胯下压去。
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获得的快感,分外的高涨和刺激。莉娜并不是无条件的为我在做免费服务的。
我的匕首固然可以随时割破她的喉咙,但她亦可以在眨眼之间咬断我的命根子。外表看来她只是为我在作单纯的口舌服务,实质上的惊险真的不足为外人道。
只要我一有所分心或动摇,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咬下去。
莉娜的眼神含情脉脉且带着羞意,眼光却在我的面上和匕首指间不断来回,擦看我的反应有没有露出破绽。
随着快感的水涨船高,我感到一股热气在丹田积聚,到最后终於不能自制。
灼热的热牛奶喷射而出,莉娜发出了苦闷的叫声。脸上一闪而过悔恨的神色,恐怕她是在悔恨为何没有找到机会对我出手。
莉娜和我互相警戒着悄悄退开,她吐出了我的龙根,我则移开了她颈边的匕首。
完事之后莉娜张开薄叶一般的红唇,将在口腔内,温热的白色黏稠液体吐在我给她的匕首套内。
莉娜笑意盈盈的道:「多谢你的帮忙了,将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如果能生下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或许就能为两个帮派化干戈为玉帛。」
莉娜的嘴在笑,她的眼神中却闪着凶光。
「不用客气!如果有需要我还可以作更直接的帮忙。」
莉娜穿好衣服之后就向我告辞而去,看着她苗条的倩影,我却在心中想起了一种名为黑寡妇的毒蜘蛛,听说每次交配时候体型巨大的雌性蜘蛛都会把体型细小雄性蜘蛛吃掉。
可是有时也有例外的,偶而那些细小雄性蜘蛛会把巨大雌性蜘蛛弄得精疲力竭,并且在对方恢复之前及时逃走。
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个刺激、危险和香艳的游戏。我在心底里期待着下次和莉娜的交手。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床上。
当我带着一点飘飘然的自满离开现场的时候,负责替我警戒的小姨以满脸不屑的表情看着我。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我这样做自然另有用意,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胜利。」
「鬼才相信你!我看你是色迷双眼,居然和我们的敌人做这种事。最好那个淫贱的女人把你的臭东西咬断掉。」这个没大没小的小熊女,竟然起脚踢我的胯下要害。也不想想要尊敬年纪比她大又是帮主的我。
还好我身手敏捷闪了过去。
这天晚上我在白屋中举行庆功宴,在花园里办烧烤大餐,让部下们大杯酒大块肉的尽情享受,今天不止破坏了白鲸帮的兵器工厂,还赏了莉娜一发嘴炮。
在所有人都走开或者醉倒熟睡了之后,我坐近到小珍的身边,看着还在燃烧的火堆。
左手很自然的伸到她的腰肢上去,然后一路抚摸到了她的香臀还不停止。
小珍羞红着脸蛋儿低声道:「艾利奥斯这里还有人在的。」
「怕什么?全都是喝得烂醉如泥的醉鬼。」
「但……这……人家还是会害羞嘛!」
「总之今天真的要感谢你,没有你的努力今天就不可能挫败白鲸帮。」自然也不会有事后和莉娜接触的机会。
小珍把身体倚靠在我的怀中,把那对巨大的双乳压在我的双腿上,让我抚摸她头顶的牛角。在我们亲热的时候,小珍很喜欢这样做。
「艾利奥斯!小珍对胸前的巨乳很自卑,觉得累赘又大而无当。可是你却那么喜欢,我有时候会想,你是喜欢我的巨乳还是喜欢我的人。」
「当然是两样都喜欢了。」我相当无耻的回答,不过内心却非常惭愧,因为我最初主要是喜欢她的巨乳。不过现在也更加喜欢她的乖巧、顺服和忠心。
「小珍希望艾利奥斯多点注意我,不要只把我当做女仆啊!还有就是希望你尽快和爱玛小姐和好。」
「小珍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不过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
一想到爱玛的事我就为之叹息和唏嘘不已。
小珍真的是个好女孩,还在担心因妒忌她和茜拉而出走的爱玛。相比之下茜拉对爱玛出走的反应,是她留下没有所谓,走了更加欢迎。那个小恶魔!也不想想爱玛是为谁而出走的。
以我身边现时异姓关系来说。艾利亚自己就极力要保密我和她的事,只要把其他人瞒上一辈子,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至於莉娜,且不说还没有得手。就算得手了,我和她的关系也仅只於政略婚姻之类。以贵族出身的茜拉和乖巧忠诚的小珍而言,没有理由会反对。不过最让我在意的始终是爱玛。
她曾经说过,如果对我的情已超过了对茜拉和小珍的妒忌,她就会回来我身边,可是还有可能吗?
在知道父亲曾经娶了一家三姐妹,却因为妻妾间的妒忌而家变,弄得反目成仇之后,我实在很害怕爱玛的妒心。
即使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即使这其中没有感情的存在。如果在茜拉和小珍之外,我再得到多一个莉娜她会怎样做?还好她不像艾利亚有用毒的本领或其他的特殊技能,否则她以和我为敌来作报复的话,我届时该怎么做好。又或者她用自尽和自残的方法,那可伤在她的身体伤在我的心。
「如果爱玛也像你一样大方就好了,小珍。」
我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在小珍的额上。
在强弱不定摇晃摆动的火光映衬下小珍,带有一种虚幻的美。她身上飘出一阵清香,大概属於是胸前乳香的味道。
相隔着衣服,我把手按在肉感饱满的胸部上爱抚,圆浑鼓涨的乳球一手所不能掌握,是我所有女伴中最大的一对。
小珍害羞的注视着有没有我酒醉的部下醒了过来,然后嘤咛一声投进了我的怀中,和我紧抱在一起,两具肉体在热烈的摩擦着。
在这之前我早握烤好了几根香肠放在一旁,此时我就这样把沾满浆汁的香肠徒手拿起,塞到小珍的口中。
小珍把她的樱桃小嘴张开到极限,勉强地咬噬着这根香肠。而我则由另一端开始动口,两个人的一口一口的吃,两道嘴唇亦愈来愈接近。
她眼中欲望的火炎直线上升,我们两人先是嘴唇相触,接下来在口腔内双舌交缠,互相吸吮和爱抚。
吞嚥着小珍的唾液,细意玩弄着她的丁香小舌,予以刺激和挑逗。我全身燃起了灼热的欲火。
拉高充满神秘感的黑色女仆裙,侵入进薄如蝉翼的小裤裤,我把一根还是温温的香肠放了进去。
「啊啊……」小珍发出了快意、淫荡且飢渴的叫声。水汪汪的星眸内充满了情意,脸上的表情妩媚动人,双颊绽放着娇艳的玫晕。
对於我一开始就採取如此大胆的行动,小珍感受到相当的震惊。双膝跪在地上,一对纤手在推拒着我的粗暴进入。
而我则是毫不理会的,手臂不断的前后活动。激烈到弄得从她的花穴响起了沽滋沽滋的进出声音。
小珍的表情逐渐被悦乐所掩盖,甚至陷入半失神的状态,张开樱桃小嘴露出垂涎,而她的一双粉腿之间也垂下了温热的爱液牵丝。
眼看小珍快要高潮了,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就突然之间停止了一切的动作。
仅是隔靶骚痒似地,由她身上的围裙开始一面爱抚一面脱她的衣服。
快感的旋律被我强行打断,小珍以咬碎银牙的幽怨模样向我埋怨道:「为什么要停止,人家刚才快要……」
「只有你一个人快活太没意思了,先把衣服全脱了再说。要一丝不挂一件不留的。」
听到要全部脱光才可以继续,小珍大为尴尬的看着四周的醉鬼们。
惶恐万分的辩解道:「万一他们有人醒过来的话,届时才想要穿衣服可来不及化。」
「那用得着管甚么来不及的,就让他们看看我们欢好的模样算了。」
「这怎么可以!」小珍羞红了脸娇声抗议。
我可不管她的抗议,看着她方寸大量尴尬不安的模样,我觉得非常之赏心悦目。
把裙围解下来之后,我随手就朝火堆一抛,将之烧掉。
小珍大惊的道:「烧掉了衣服的话,那我穿什么回房间。」
「自然是不穿了。」
「不行!会被人发现的。」
「只要你叫小声一点,不把其他人吵醒,自然就没有人发现了。」我事不关己似的说着,手上进一步加快了脱衣服的动作。
以这种恶意欺负的方式来增加性爱的情趣,让我亢奋异常。
小珍身上的女仆服,还有下面的内衣裤都被我一一脱掉,扔进了火堆之中。
搂着怀中肉感丰满羊脂白玉似的胴体,那种快感真是无意以喻。在我的前戏动作之中,小珍为了不想吵醒我的部下,只有强行忍住不去发出声音。而她愈是忍耐我愈是想戏弄她,手上更加速了几分力道,爱抚之余又捏又咬,直到逼她叫出声音为止。
「啊啊……痛……啊啊……」小珍最后大声的叫了出来,淫靡的叫声直传天际。
我邻近的一个部下在这干扰之下,半梦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的在胡言乱语。
吓得面无人色的小珍,在回过神来之后,擂起粉拳狠狠的鎚向我的胸膛。
「好了!别再打了。再打我要叫救命了,到时可会把所有人都吵醒。」
小珍不依的伏在我肩头道:「你好坏!总是喜欢欺负人。」
我在心中感到一丁点的惭愧。谁叫这头小母牛,胸部又大为人又天真,让人忍不住不的想要欺凌一番!
在做了足够的前戏之后,我命令小珍以她那对又白又嫩的大胸脯替我打乳炮。
小珍柔顺乖巧的服从命令,捧起自己的豪乳。左右夹着我的擎天一阵在上下左右的活动。
这是要特级巨乳才做得到的优点,相比之下茜拉那种相对而言平胸得很的一族,根本不用妄想了。
受到过我悉心训练的小珍,富有技巧的活动着。她白瓷一般娇嫩的皮肤,透着温热的暖意,轻柔的从上到下的在给我按摩。带来水涨船高的快感。
而且她还更进一步的,以舌尖舔弄肉棒的顶端,带妙不可言的官能刺激。
而我也投桃报梨,再次握着之前我放进她体内的香肠开始活动。一时粗暴一时温柔,向着各个方向时深时浅的磨擦着。
不久之后,我的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滑潺潺的爱液。
嘴巴忙个不停的小珍,只能发出唔唔哦哦的呓语。这种压抑到极限下忍不住叫出来的声音,听起来更是刺激且分外动听。
感到体内压力上升的我,运起腰力来作了一连串的冲刺,获得更进一步的快感之后,爽快的在小珍的酥胸巨乳上喷射了出来,一部分的热牛奶更是喷到了她的花容月貌之上。
「喝下去!」
我用手指沾染起洒落在她俏脸上的热牛奶,将之喂到了小珍的嘴唇边。更示意她要把在胸部上的一并喝下去。
「真的要喝吗?」小珍有点抗拒的向我求饶。
「好孩子不可以偏食的。」
驯服的小母牛最后还是屈从了我的命令,低下头抬高自己的乳房,用舌头在上方来回的舔弄。胸部没有一定的尺寸,还真做不到这个姿势。
小母牛既然这么乖巧,我自然不能不加以奖励。等她喝完之后,我让她站起身来分开双腿,一面继续活动她花园内的那根香肠,同时低下头用舌尖触弄她花穴上方的小珍珠。
小珍如遭雷击的全身一阵,只不过那是快感的雷击。粉脸桃红的她满脸享受又似受罪的表情。
看到她动情的模样,我更是加把劲的加快了香肠活动的节奏。
「啊啊啊啊啊……」小珍忍无可忍的低声叫出了欢乐的呻吟。
小珍全身的嫩滑肌肤,泛起了樱花般的红润颜色,在一声不剋自持的高呼之中,达到了高潮的状态,花蜜潮涌而出,沾满了大腿的尽头之处。
「喔……啊啊……」我把香肠由花穴内的拔出来,温温热热的一点也没有变冷,甚至比放进去之前玩还要热上三分。整条香肠上上下下都沾满了小母牛的爱液,看起来真是色香味俱全。
我毫不客气的就一口气咬了下去,然后在口中开怀大嚼。
小珍羞涩的看着我吃香肠的模样,尴尬的道:「你这样岂不是连我的……我的也喝下去了吗?」说话的后半句,声音简直小如蚊蚋。
「就是要这样才滋味和补身。」我开怀的放声大笑。
小珍连忙用双手掩着我的嘴道:「这样会把喝醉了的人们吵醒的。」
现在该是吃主菜的时候了,在小珍的惊叫声之中,我将她一举推到,然后把她的双腿往左左右右大的分开。露出了早已湿成泽国,粉红色的花穴内部。
较准好位置之后,我把肉棒缓缓的放进去。
「啊啊啊啊……」小珍轻咬着指尖,竭力忍耐之下还是发出了这么动听的悦耳呻吟给我作伴奏。
我享受到像是触电一般的快感,小珍的内部温热湿润,祇是初步的磨擦活动,就带来了浪潮般的快感。
我大呼畅快之余,努力的拚命冲刺,一下又一下的直捣黄龙,贯通整个花穴内部。
「啊啊……艾利奥斯……主人……好厉害……啊啊啊……」小珍半掩着嘴巴说道,紧窄的腰肢有节奏地活动着,迎合着我的攻势。
「哈呀……哈呀……啊啊啊啊……」
欣赏着小珍如此满足的反应,我就更加充满征服感,更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速度,并且提起小珍的其中一条腿,好增加两个人接触的面积。
「主人……在我的体内,又热又大……快要把小珍撑破了……啊啊啊啊……」
以我们两人交接的部位为中心点,小珍的淫水流满了一地。
「要去了。」我准备作出最后的冲刺,碰且巧妙的变换位置为野兽一般的背后位,捉紧小珍的柳腰,接连作出更强力的冲击。
小珍双手趴在地上,再也无法忍耐海啸般涌来的快感,顾不得身旁还有众多烂醉如泥的人,发出了淋漓尽致的淫声浪语。不旋踵她达到了高潮的顶点,花穴急速收数变榨,勒紧榨乾了我的热牛奶。
干到最后居然也没有吵醒任何一个人,我自己也有点意外。完事之后我牵着裸体的小母牛,把她送回白屋内属於自己的睡房。
接下来我还有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将玛莉娜解决掉。杀了她的话就太暴殄天物了,我决定尽量的加以利用。
和艾利亚商量之后,我决定在她身上下药,以便将来把她放回去之后能继续威迫控制。目前我正在跟黑太子打交道,如果玛莉娜能成为我的一个助力就好了。
我哄小珍熟睡之后,去到了父亲生前的调教室。
幽暗的密闭空间之内,回荡着女性飢渴的喘息声。被我赤身露体锁着的玛莉娜,晃动着她的螓首,摇摆着头上波浪一样的金黄发丝。
「啊!主人……」玛莉娜惊讶的看着我,满脸尴尬的表情。
「啊啊……不行……不能再舔了……」玛莉娜娇声的说道,可是四肢被锁的她却什么也做不到。
为了调教这个曾经威震帝都的女强人,我特别在地下室内养了一头,至於猫儿的饲料。
我全都放在玛莉娜的体内。


第五章 裸体释放
小猫对於被我打扰了她的进食,喵喵声的抗议之后走了开去。玛莉娜满脸红晕的在大声喘起,对於自己因为为一头猫儿有性的快感,实在是一件非常羞辱的事,要知道她以前从来没把一般男人看在眼里,更何况是一头雄性的小猫。
「和男人比起来,你比较喜欢动物吗?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替你换养一头大一点的狗。届时可就不只是用猫舌头去舔了。」
玛莉娜芳容失色的大声说着不要,更悲哀的叫道:「只要小约翰就够了。」
小约翰就是那头猫的名字。
「我就坦白直说好了,我已经玩厌了你这个贱女人,现在是该放了你还是杀了你呢,就看你今晚的表演了!表现得好的话,我就算放了你也没有所谓。」
在长期的监禁和无尽的羞辱之后,得知这一线希望的曙光,玛丽娜不顾尊严的叫道:「我会好好表现的。」
我解开她的四肢之后,玛丽娜就急不及待的想解开我的裤头。
看到她这种淫荡的表现,我一脚踢在她柔软的身体上,一声怒喝道:「你不要乱碰我,也不想想自己多久没有洗澡。何况还一天到晚和那头公猫干种可耻污秽的事。先给我把身体洗乾净。」
玛丽娜面有难色的翻身爬进地下室内的一个及腰高度的大水缸,这是我为了给她洗澡用准备的。稍为有点特别的就是我在水缸内养了一种特殊的电鳗鱼,牠们天生就爱朝柔软黑暗的洞钻进去的一种鱼。而一个女人身上会有什么洞可以给牠们钻!想到这我不禁淫笑出内。
玛丽娜在水缸内挣扎躲避,可是在一阵闪光之后,被电鳗鱼电到浑身麻痺的她,仅余下倚水缸而站的力量,任由这些电鳗鱼前后进袭她的花穴和菊穴。
「真是淫乱的女人啊!比起男人更加喜欢动物吗?给你一头公马的话会不会更好,还是公马也不能够满足你呢。」我为之哈哈大笑。
玛丽娜的眼中一瞬间闪过对我的强烈仇恨的眼光,但是旋即被无尽的浪荡妩媚之态所掩盖。被不知疲倦为何物电鳗鱼前后贯通,再加上牠们放出的微弱电流,玛丽娜的俏脸上尽是兴奋的表情。
「真是不知羞耻的人,电鳗鱼有那么爽吗?」我狠狠抓着她的胸前双乳说道。
「啊啊……」玛丽娜低声喊痛咬牙忍耐我的蹂躏。
每当想到当日被她裸体游街拘禁逮捕的事,就只有这样子将她折磨污辱,才能一解我心中之恨。
「要……要来了……」玛丽娜不知道被电鳗鱼弄到高潮多少次,直到她浑身力双眼反白为止,我才把她抱出水缸。
就在玛丽娜完全没有抵抗力的现在,我把艾利亚事先替我配好的药,利用一个漏斗将之灌进玛丽娜的花穴内。那可足足有差不多一桶水的分量。
玛丽娜身材苗条小腹平坦,而现在她的腹部却在我面前逐渐的鼓胀起来,如同一名有几个月身孕的妇女一样。
「啊啊……不要再灌下去了……」玛丽娜眼泛泪光的向我求饶,而我的反应则是进一步加快了速度。
「你真是残忍的恶魔。」玛丽娜痛哭道。
我就是要看到玛丽娜求饶哀鸣的模样才觉得满意痛快。我这个人可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尤其是报仇,更要十倍奉还。
「好了!该是释放你的时候了。」我用了黑巾蒙面之后,就拖着腹大便便的玛丽娜离开了囚禁她多日的地下室,目的地则是大街上。
步伐蹒跚的玛丽娜向我求饶道:「不要走那么快,我的肚好痛。」
「我才不管你。听好了,我之前对你下的药可是一种烈性淫毒,如果没有定期服用解药的话虽然不会死,却会神智错乱意识不清全身发热,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脱光衣服,胡乱找任何大型的动物来满足自己的性欲。所以你还妄想向我报仇的话,你最好不要妄想,不然你必定生不如死。那种惨况可以说,一刀自刎了还比较痛快。」玛丽娜听了后脸色惨白,知道始